最新消息

退役军人事务部开通“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帮助更多烈士早日找到亲人

中国教育信息大全 2天之前

4月2日上午,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北京举办“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启动仪式。该平台采用信息化、新媒体等手段为烈士寻亲,将进一步提升烈士寻亲成功率,帮助更多烈士早日找到亲人。

为烈士寻亲,做好烈士亲属关爱抚慰工作,传承和弘扬英烈精神,是退役军人事务部的重要职责。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以来,指导各地积极主动作为,加强军地联动配合,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形成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牵头、相关部门支持配合、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为烈士寻亲机制。

打造服务平台,走完烈士寻亲“最后一公里”

“36年了,我在这里守着168名因修建独库公路而牺牲的战友英魂,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全部找到这168名英烈的亲人。”在活动现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尼勒克县乔尔玛烈士陵园管理员陈俊贵动情地说。

连接天山南北疆的独库公路,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山峡谷,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那时候,为了修建这条公路,数万名官兵奋战多年,其中有168名官兵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退役军人事务系统和社会各界的多方努力下,截至目前,已为142名烈士找到了亲人。

据统计,全国现有196万名登记在册烈士,由于种种原因,一些烈士信息不够完整准确,一些烈士亲属只知亲人牺牲,却不了解详细信息,不知其安葬地址,以致一些烈士墓长期无亲属祭扫。

由于时间久远、战争毁损以及基础档案资料缺失等因素,烈士寻亲现实难度很大。为提升烈士寻亲成功率、深化实践探索,退役军人事务部决定开通“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用信息化、新媒体手段为烈士寻亲。

“烈士寻亲政府公共服务平台”主要以小程序形式呈现。平台小程序主要功能聚焦烈士寻亲,烈属可在小程序上提出寻亲申请,后台受理后,可随时查询工作进展。小程序上还将公布整理出的长期无人祭扫烈士墓,向全社会征集线索。

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欢迎全社会共同完善烈士信息,共同参与烈士寻亲。受理寻亲申请或收到寻亲线索后,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将综合运用后台数据比对、大数据远程推送、档案资料分析、实地摸排走访等手段,依托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和退役军人服务中心(站),联合社会力量,逐渐缩小范围,力争找到烈属,走完为烈士寻亲“最后一公里”。

此外,该小程序还集成了烈属登记、烈士纪念设施查询、烈士信息查询及法规政策公示等功能模块。“未来,我们还将对这些功能进一步完善,整体打造集褒扬纪念政策宣传、祭扫纪念、烈士寻亲等宣传、互动功能为一体的综合平台。”退役军人事务部褒扬纪念司司长李桂广表示。

建立完善数据库,提高寻亲的实效

“第七批在韩志愿军战士的遗物中发现三枚印章,分别是马世贤、林水实、丁祖喜……”2020年9月26日,一则帮烈士寻亲的消息在网上迅速传播。

在看到相关报道后,各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立刻查找革命烈士英名录,迅速开展联系工作。经过多方努力,林水实、马世贤和丁祖喜3位烈士的亲属不久后就得以确定。

高效寻亲的背后,是海量准确数据的支撑。近年来,退役军人事务部以完善基础信息库为抓手,指导各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梳理摸清底数,建立完善信息库,逐步实现烈士、烈属和烈士墓数据的动态信息化管理;分阶段组织开展烈士纪念设施数据采集,已掌握5053处县级以上烈士纪念设施、68.7万座烈士墓(含无名烈士墓)的详细信息。

国家和人民永远尊崇、铭记英雄烈士为国家、人民和民族作出的牺牲和贡献。

“大哥,我来看你了!”抱着烈士陈曾吉的棺椁,八旬老人陈虎山泪流满面。

2019年9月29日下午,退役军人事务部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举行烈士认亲仪式。在这个仪式上,陈曾吉、方洪有等6名烈士身份得到确认,亲人得以相认。

近年来,退役军人事务部以专项活动为着力点,逐步探索用技术手段确认无名烈士身份和亲属:通过对遗骸进行DNA鉴定、比对,成功为6名归国志愿军烈士找到亲属;在2019年开展湘江战役红军烈士遗骸收殓保护,共收殓烈士遗骸82具、零散骨骼残片7465块,全部进行DNA鉴定并录入数据库。

2020年4月,退役军人事务部烈士纪念设施保护中心(退役军人事务部烈士遗骸搜寻鉴定中心)挂牌成立。据了解,退役军人事务部还将成立国家烈士遗骸DNA鉴定实验室和烈士家属信息库,通过信息库之间的有效比对,继续寻找其他烈士的亲人;对已发掘的烈士遗物进行清点整理,全部建立电子化档案;通过遗物线索,继续为其他无名英雄开展寻亲活动。

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形成寻亲工作合力

3月22日,安葬在辽宁省锦州市解放锦州烈士陵园的烈士金魁志迎来了亲属的祭拜。陪同烈士亲属一同去陵园祭拜的,还有辽宁省台安县博物馆退休职工杨宁。

2007年,杨宁参加了一次文物普查,发现有多处烈士陵园几十年来很少有亲属前来祭扫。当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就萌生了帮烈士寻亲的想法。十几年来,杨宁沐风栉雨,足迹遍布多个省份,已帮助了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413位烈士找到了亲属。

令人欣慰的是,在为烈士寻亲的道路上,杨宁并不孤单。退役军人事务部先后制定了烈士寻亲、烈士遗骸搜寻鉴定制度规范,积极引导、支持和鼓励社会力量和志愿者有序参与烈士寻亲工作,为其提供信息线索和必要支持。

“求助!我的母亲临终前希望能找到她的父亲,请帮帮我……”2018年5月10日,一封求助信寄到了刚刚组建的退役军人事务部褒扬纪念司。

写信的人叫谢从安,她的姥爷魏泽升于1933年年底在反“六路围攻”中壮烈牺牲。此后全家人苦苦找了60多年,始终无果。

转机发生在2019年9月,四川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与互联网平台联合开展寻找烈士亲人的公益活动,依托精准地理位置弹窗技术,将消息推荐给烈士家乡部分人群。

不到一个月,谢从安的手机便收到一条寻找烈士后人的推送,附有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的电话。谢从安立即拨通了电话,几小时后,她收到了肯定答复,“这里有你姥爷的名字,快来吧!”几代人接力、跨越60多年的寻亲之路在这一天画上了圆满句号。

以社会力量作为重要生力军,促进形成工作合力。退役军人事务系统注重线上线下相结合,以社会关注度高的归国志愿军烈士寻亲为突破口,依托权威媒体发布寻亲信息,打造“寻找英雄”烈士寻亲线下活动品牌,扩大社会影响力。此外,退役军人事务部还指导各地利用大数据、互联网技术,探索开展烈士寻亲,鼓励地方与互联网公益组织合作,利用其平台优势和定点推送技术,提升寻亲成效。

“英雄烈士在面临生死抉择时,将国家和民族放在首位,将生命置之度外,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是新中国最闪亮的名字。”退役军人事务部副部长常正国表示,“我们应该切实安排好烈士‘身后事’,尽全力循着每一条线索,为烈士寻亲,用实际行动永远铭记烈士的奉献和功勋。”

清明时节,各地干部群众纷纷自发前往烈士纪念设施缅怀英烈,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烈士寻亲活动正在蓬勃开展,全社会崇尚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的氛围愈发浓厚。

(吕高排参与采写)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