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俄罗斯:以历史教育深化国家认同

中国教育新闻网 2天之前

国家认同、文化认同是国家向心力和民族凝聚力的源泉,更是爱国主义教育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如何让国家认同、文化认同教育更加具体而生动,产生深刻而持续的作用?如何从乡土遗产和自然遗产中汲取教育资源,帮助学生形成乡土文化认同,进而形成对人类文化多样性的尊重,形成爱家乡、爱祖国、爱人类的意识?俄罗斯在历史教育、西班牙普索尔在学校博物馆教育方面进行的探索,将会给我们带来新视角与新启示。——编者

国家认同表征为公民对所属国家在情感和身份上的归属感。在经济全球化以及他国存在的语境下,这种归属感的构建来源于群体成员的共有特征,包括文化、历史、传统、语言、信仰等符号。国家通过与之相关联的教育,使公民在此基础上发现自己的情感归属,形成理性的身份自觉,建构认同心理。其中,历史教育唤起社会共同的历史记忆,使公民形成对于国家统一性和连贯性的认知,对建构国家认同至关重要。

身份认同问题一直是俄罗斯思想家们探讨的重要论域。近年来,俄罗斯以激活历史记忆作为加强国家认同的突破口,通过历史教育来调节个人与国家、历史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有效推动国家的社会整合与稳定。

历史教材引导价值认知

教材是信息的“解释者”,其内蕴价值可以为学生在多元文化中进行身份识别提供坐标,进而促进个人价值追求与国家发展同频共振。俄罗斯高度重视历史教材对学生的引导。为了改变苏联解体后历史教材版本繁多且不同程度对历史遗产进行丑化的问题,俄罗斯成立国家历史教科书修改工作委员会,组织权威教育出版社和上百名历史学教授、历史教师进行研讨,制定历史文化评价新标准,修订没有内部矛盾和双重解释的新版历史教材,从历史和逻辑的角度合理还原社会发展的历史真相。

俄罗斯新版历史教材立足于去伪存真、正本清源,澄清历史研究与教学的重大疑难问题,反对国内一直盛行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该教材加大了俄罗斯史的比重,强调俄罗斯在世界历史版图中的位置和作用。采用历史文化评价新标准对历史关键事件、国家领袖、英雄人物等有争议的概念、术语进行理性客观评价,解决历史教学中关于某些历史难题争论及教学目标统一等问题,给学生以清晰的历史概念和历史信息。2016年出版发行的新版教科书在序言中写道:“此书中能够看到联邦历史学的研究成果;能感受到祖父、祖母和父辈们生活的历史记忆;能学习到每一个俄罗斯人为之骄傲和自豪的国家历史;能发现历史的经验教训,这些都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选择国家未来的发展道路。”

为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培养求真求实的意识和对历史思考分析的能力,俄罗斯新版历史教材尤其重视原始文献资料的呈现。俄罗斯大部分历史教科书每课都有文献摘录,作为历史概念阐述时的历史事实依据。文献摘录的内容包括回忆录、情报资料、信件或公开函、讲话录、法典等。俄罗斯历史教科书在课文中穿插丰富原始史料,有助于佐证历史观点的真实性,更有利于培养学生鉴别史料的能力,以及“论从史出,史由证来”的严谨意识。

大众传媒编码历史符号

在信息分众化、差异化的传播趋势下,大众传媒因其辐射面广、感染力强,在教育客体、教育内容、教育方法等方面显现出特殊性。在俄罗斯,广播、报纸、电视、网络等大众媒体被广泛用于历史教育实践。俄罗斯借助大众传媒,通过对传统媒介的创新使用以及对现代网络的广泛应用,对历史符号创新编码,使历史教育有情感、有温度。

历史题材历来是俄罗斯电视、电影的经典主题,以全俄国家广播电视公司历史频道为代表的俄罗斯媒体,在进一步向受众展现俄罗斯历史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该频道自2013年开通起,就致力于以原创历史纪录片的方式回溯俄罗斯历史。《勋章里的俄罗斯历史》《100场伟大战役》《还原苏联历史》等纪录片,不仅受众广泛,还成为大中小学历史课的有益补充。近年来,《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斯大林格勒》等反映俄罗斯历史的影片,除采用现代技术手段对影片进行加工外,内容上不再刻意渲染战火连天的大场面,而是在力求还原历史原貌的基础上侧重对人性的挖掘、对战争的反思,引发广大观众的情感共鸣。

在互联网时代,俄罗斯历史教育有了新的实施路径。VK是俄罗斯各类人群使用率最高的网络社交平台,俄罗斯政府在该平台上建立相关账号,不定时推送时政资讯、国家历史文化等信息,并将历史故事、山川风貌改编成短视频等网民易于接受与传播的媒体形式,通过绘声绘色的故事让大家熟悉历史文化。面对一些游戏产品歪曲历史事实的现象,俄罗斯更是自主打造了一批爱国题材游戏,将俄罗斯历史故事及历史观内嵌至虚拟游戏体验之中。

实践活动活化教育形式

国家认同不仅是内在的心理活动过程,还表现为与其相一致的外在行为。历史教育要形式多样,使民众在参与、感受中接受历史教育,把对国家的感情、义务和责任融入自己的生命体验。

俄罗斯注重实践活动与环境熏陶等隐性教育,免费开放博物馆、纪念馆、陈列馆、展览馆等公共设施供国民参观学习,在学校、公园、广场等众多公共场所摆放历史英雄雕像及历史事件的宣传碑等,每年隆重庆祝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节日,将历史教育的内容隐于多姿多彩的情景载体内,对国民产生无形而有力的影响。

博物馆是历史记忆的象征,积极发挥博物馆的体验教育功能是俄罗斯历史教育的传统方式。俄罗斯博物馆在数量和规模上都位于世界前列,绝大部分都可用作历史教学及历史教师培养的场所。俄罗斯博物馆创造性地对馆藏资源进行不同程度的整合,为教师现场教学提供主题清晰、内容丰富的教学资源。比如,俄罗斯中央武装力量博物馆提供了“伟大的卫国战争”“俄罗斯军队和历史”等多项主题的课堂学习资源。除提供特色课堂教学服务外,博物馆还会不定期举办历史展览、研讨会等活动,大力支持历史记忆研究和志愿者计划,为民众搭建高层次的文化互动空间。

节日是一种公共文化行为,民众可以在节日集体的庆祝活动中建立起共同体认知和体验。在俄罗斯重大历史事件纪念日,俄罗斯民众会在公共活动场所以各种方式纪念先辈。比如,每逢5月9日胜利日,广场上盛大的阅兵仪式、身着戎装游行的老兵、向无名烈士纪念碑献上的鲜花、青年志愿者免费发放的“圣乔治丝带行动”丝带等,都是当天不可或缺的节日符号。这些节日符号和纪念仪式并不完全是官方发起的,其中大多是由普通民众、社会组织等创造和推动的。正是社会多元主体协同参与,才形成了历史教育实践的社会合力。

俄罗斯历史教育的深层解析

从本质上看,国家认同体现了认知、情感和行为在个体层面的三位一体。通过对俄罗斯历史教育在三个方面的分析,可以发现其几个特点及启示。

首先,防止歪曲国家历史。只有从客观角度去看待历史,才能正确地总结历史经验。历史教育的首要任务是还原历史真相,要采取一系列针对性措施,在教育、学术、媒体等各方面正面发声,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只有使公民在尊重历史真相的基础上理解国家行为,才能产生国家认同感,进而明确自我的社会责任。

其次,增强民族自豪感。民族自豪感是民族精神的重要体现,培养民族自豪感是历史教育的重任。要教育青年一代认识到国家在世界史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要以各种方式让公民铭记所有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的人,这是培养公民民族认同感与自豪感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再其次,调动全社会积极性。历史教育是一个开放的教育体系,其复杂性使得除学校之外的多种力量都能在其中发挥作用。在信息化时代,要充分发挥大众传媒传播快、受众广的宣传优势,动员社区、家庭、青年组织等多元主体力量,形成多层次、多渠道、多领域协同共育的新格局。

最后,在实践中传承民族精神。历史教育对国家认同的构建,从表层上看,是历史史实的传递;从深层着眼,是民族精神的传承。历史教育的目的是提取历史资源来充实、丰富人们对于国家概念与民族精神的认知,是在实践中从民族精神与国家软实力中获得无限发展的动能。

(作者董晓波单位系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潘文娇单位系该校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


退出